病来如山倒

这两周的身体一直不好,导致了好多东西不停的跳票,当然实际上这个问题从十一月上旬开始就不太好了,当时我还很干脆的把生日前一天应该发的稿子给跳票了(后来干脆就把稿子给删了)。大致来复述一下两周的悲惨生活,所幸现在牙不疼了,感冒大致也要好了吧(感冒发烧咳嗽已经进入咳嗽阶段,估计是快了)。

拔智齿这回事,大二经历过一回,怂,巧的是,当时也在工作,直接停了一周工,所幸是个老牙医拔得,似乎也还算可以,不过当时麻药打了依旧剧痛,穿防伤害让人难忘——缝了一根线,医生还顺便问我要不要把牙带回去。

这次的医生看着挺年轻,顿时我就慌了,虽然这次没有实际穿防(毕竟据说长出来了一点,只是斜45度而已),但是他凿凿敲敲还和旁边的护士交流实在是让人害怕——包括但不仅限于出的血好像有点多,这线太长我用不惯之类的,当然最终我也看到了一根比上次长两倍的智齿,末梢尖尖的,顺便告诉我,这根牙很长,所以缝了两针。

大概三四小时过后,麻药药效过了,痛成狗,别说咀嚼,吞咽或成最大难题。而且就在拔牙前一天,另一侧矫正刚加好力,基本上两边都嚼不动了,昏昏沉沉的一天,躺在床上抱着手机不知所措,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咽了下口水,痛醒。

当然,这里向各位同样可能将来要拔智齿的看客老爷们说明,并不是每一颗智齿在拔后都那么痛,一看阻生姿势,二看医生水平。

不过,如果故事就这么简单,可能连锁反应就不会这么强烈——第二天大概四点的时候,发现姨妈不期而至。

此时我基本已经生无可恋,考虑到不好意思请太多假,只能含泪上班——没什么油水的胃,依旧没好的口腔和生无可恋的肚子。

谁知道我是怎么撑过这一天的,总之在坐立不安,不知道吃什么好之后,总算是活了过来,等到下班时几乎是眼冒金星。

还好的是,无伤撑过了第一回合,也不用特地去挂盐水。

周六的时候,在家默默的折腾,写了点微小的代码,觉得喉咙不太舒服,晚上临睡前跟母上大人说想吃粒感冒药,可惜太晚了,未果。

第二天果然感冒了,还出了趟门,出门的时候基本上死撑,回来就是咸鱼,量了体温,有点发烧,吃了感冒药之后倒头就睡——大概七八点。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睡了一晚上,温度不降反升,最终还是去医院看看,还好的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消炎药还得接着吃,加上感冒药,以及高烧的时候吃的退烧药之类的,林林总总得让人觉得看病真贵。

之后回家睡了一天,感觉那天大概睡了有十五六个小时,第二天总算是退烧了,第二天去拆线,医生表示之后就能放心吃了。

于是周三我放心大胆的吃了两个粽子……感受到了一丝丝迷之渗血以及隐隐作痛,怂了,乖乖的用另一边牙齿咀嚼……

不过总算也熬过了这两周,最难受的时候迷迷糊糊做了一些很奇妙的梦,甚至分不清自己身处的世界。

还好,相信下周,还是一条好汉!

发布者

敖天羽

(* ̄︶ ̄)y请叫我小天大人,不要听我基友胡闹~ 渣浪微博:http://weibo.com/dreamit

《病来如山倒》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