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迷彩

起标题困难户沉思良久,随便拟了个标题。

最近心情依旧很差,多是伤春悲秋之情,少年人所谓的愁,似乎确实也不过尔尔——望着靡靡细雨,感物伤怀,想起了射雕英雄传中的长亭遇雨,前途既已注定了是忧患伤心,不论怎生走法,终究避不了,躲不开。

仔细想来,或许真的是越长大就越觉得孤单,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之强令人扼腕,又与何人说?既然不知所指,我也不必多言,只一个人,看看书,似乎也挺好。

这两天依旧耍了小孩子脾气,乱胡闹了一阵,仔细想来,大概是圣诞又逢周末比较难的,倒也不见得有多特别,过去二十来年似乎也并无波澜,也不必太过介怀。

有的时候我在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证明所谓的爱情呢,大致是一个人愿意为了另一个人去跨越自己的舒适区吧,但我又不乐于作恶,不想去惊扰别人的生活,到似乎真应了「你若无心我便休」,也不愿强求什么,毕竟一个宿命论者总愿意相信顺其自然的伟大和神奇之处。

这两天看《书剑恩仇录》,读到「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很是喜欢,尽管一直以来我对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并无多大性质,但对于君子之行却颇为推崇。

以前我在小说中写「戴久了的面具,摘不下来」,大抵如此。不乐于接受摘下面具之后的世界,也就作罢。

写到这里,心情也平复了不少,如同过去说的一样,人生还得继续,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发布者

敖天羽

(* ̄︶ ̄)y请叫我小天大人,不要听我基友胡闹~ 渣浪微博:http://weibo.com/dream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