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 舞娘

没有心的人将不入轮回,时间永远被停滞在那一天,即便如此,也有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也想改变的事情吗。

她扭曲着,疯狂着,在舞池。

是她每天的工作——其实她似乎也并不那么爱跳舞,或者是漫长的岁月冲散了曾经的热情,现在已经不怎么爱跳舞了。

每天半夜下班后,准时的来到酒吧,喝到半梦半醒,醉醺醺的回家,等到第二天,如是反复——是舞娘的日常,即使那使她几乎没有什么积蓄,每日工作却依旧穷困,日子却依旧如此。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人关心,人们只是看着,那个生平生人勿近的人喝到醉之后的难堪的样子,有点让人同情,又有点让人想笑——此人多半有病。

这一天也一样,准时来到酒吧,新来的酒保却突发兴致,和舞娘聊起了天:「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这里把自己灌醉了再回家呢」。舞娘又灌了一口,迷迷糊糊的答——这酒杯的倒影中,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是事业不顺吗」摇头。「莫不是情路坎坷」也摇头。「那世界上又有什么难事,亦或者你其实身患重疾?安啦,国家都是有保障的。」舞娘笑了笑,笑中却似乎又有一丝苦意,『在找心,在等人』。

舞娘看着玻璃中映着的自己,似乎还和以前一样年轻而不可一世——没有心的人将不入轮回,时间永远被停滞在那一天,即便如此,也有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也想改变的事情吗。

曾经有过。

她每天拼命工作,为了救一个濒死而深爱着的人——即使医生都向她摇头,告诉她多少钱都换不回那一个人的生命了。她却不信邪,回想起过去种种,又想起对未来的约定——想到了与魔鬼交易,又或者是没有经住恶魔的低语。

「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称斤卖,绝不超售,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公平交易」恶魔也是个实诚的人,点了点头,打出了金字招牌,然后拿出了一杆秤——等量代换,绝无分店。然后恶魔啧了一口:「因为积劳导致质量不太好,按理说这种程度的病号,这是亏本了。不过可以考虑用别的当做砝码,或者降低一下愿望的质量,这样倒是凑合可以,这个月业务量不太够,便宜卖你拉」。于是,加上了「十年内不能见面,见了也不能相认」和「记忆可能会有损」之类杂七杂八的条件,勉强换来了一条命。交换完毕,恶魔拿出一份看着挺正规的合同,签字画押,最后叮嘱:「没有心的人将不入轮回,时间永远被停滞在那一天。合同上写好的,你同意的。」,继而消失。

那个人醒来的那一天,全院都在高呼着医学奇迹,每个人都想要为此庆祝一番,而她隔着玻璃窗,只能默默的看着,只是听到医生聊起她的时候,那个人说「嗯?有这样的人吗?」,感觉心里被什么揪了一下,头晕目眩,却流不出泪来——没有心的人,原来是不会哭的。

然后她只能离开,工作;而后的那一天,似乎喝了许许多多的酒,她也记不太清,只记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后来恶魔偶尔路过,也会告诉她那个人的消息——现在过得很幸福,不用太过担心;然后拍拍她的肩,没事,不入轮回的人挺多的,其实还有其他工种做拉,不一定要转世投胎的。——那是她无限循环的唯一变数。

她对酒保说,她已经不会哭,不会笑了,只是记得大致的样子,强作喜怒哀乐的样子,勉强显得自己不那么怪异。——而后觉得自己失言了,多半是醉了,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舞娘,人们摇着头,提起那个名字的时候,总说:喝酒伤身、喝酒伤身呐。一个人,多半是死了吧。

只有舞台,仿佛留着一个悲伤的影子。

发布者

敖天羽

(* ̄︶ ̄)y请叫我小天大人,不要听我基友胡闹~ 渣浪微博:http://weibo.com/dreamit

《面具 – 舞娘》有4个想法

  1. 既然没法放下,总也有其他办法
    不能见面那就网聊呗。
    既然忘了,就重新认识。
    不然找另外一个更有价值的东西把心换回来。
    都不行,找个天使把恶魔干掉,抢回来。
    执着或者放下,都是可以的。但是不要等待……因为等待是永远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