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 JS 2.0 两日游

和 CJL 打了两天酱油,其实还是挺累的,毕竟有种听课的感觉,区别是有的主讲人让我觉得是初高中的课堂,上课还是挺有意思的,有的主讲人让我觉得是大学的课堂,昏昏沉沉。

当然,这都是相比昂贵的票价而言的,总的而言尽管怎么吐槽,里面提到的东西都够我学习很久了,或者说思路确实也值得借鉴和学习,吐槽写在知乎了,就不额外吐槽了: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154473/answer/198902221

继续阅读沪 JS 2.0 两日游

绝地武士

神说,你是个卢瑟。

我无法反驳,因为我确实是。

我知道压迫着我的不止有孤独感,还有对这个世界的恨意和破坏欲,和无奈与无力感。

但对于我的世界,期望与希望仿佛都一同消失了,世界静止了——见证这一切的似乎只有每天都在下降的体重,告诉我我还活在绝望和无力之中,任凭我再怎么努力,也无力回天。

似乎只有代码,在黑暗中与我共鸣,让我不记得保暖饥寒。

和败犬组抱团取暖的时候,我说我不再相信人了。或许是自我保护,或许更多的只是因为初心对我是最后的一个救赎。
继续阅读绝地武士

面具 – 舞娘

没有心的人将不入轮回,时间永远被停滞在那一天,即便如此,也有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也想改变的事情吗。

她扭曲着,疯狂着,在舞池。

是她每天的工作——其实她似乎也并不那么爱跳舞,或者是漫长的岁月冲散了曾经的热情,现在已经不怎么爱跳舞了。

每天半夜下班后,准时的来到酒吧,喝到半梦半醒,醉醺醺的回家,等到第二天,如是反复——是舞娘的日常,即使那使她几乎没有什么积蓄,每日工作却依旧穷困,日子却依旧如此。

继续阅读面具 – 舞娘

心情像扫墓

这周的感觉糟透了。没有什么工作状态,处于被酒精摧残和希望被酒精摧残的 Loop 中。

心情很差,颇为心痛——自从梦到之后就一直有一种思念故人的痛苦,又或者是对自己的没用感到了一些无奈,更或者是更大的悲伤——「人已经不在,但却仍缅怀;不会再回头的那个所喜欢的人,永远活在了那个时刻,另一个人的心里」。

勉强打起精神,也不怎么想和任何人说话,却也不想做任何事情,蜷成一团然后睡觉。

反复一周之后,总算有了点写文章的动力,至少不用把坑开得太大——不过周末还有很多之前没做好的事情要做,依旧很忙。

对于一个连续的故事而言——一个故事的结尾,毕竟只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头,怀念就是如此,实际上,所有事情都是如此,对于那个不再回头的人,也会有新的故事开启,一个没有我的新的故事——

言尽于此,日常扫墓……

当一条咸鱼

昨天熬夜写稿到凌晨一二点钟,然后刷了会儿手机,下了一个游戏,一溜烟时间到三四点了,稳稳的入睡——醒来之后就发现多了一个讨论组,大佬们都不准备干了。

想想最近过得也是挺累的,周六周日赶完稿子,勉强糊一下 Homework,下周又是一个新的循环,非常疲惫,感觉周末也没有自己能够掌控的时间,看书的时间全靠通勤,更新的时间靠熬夜,看片全靠当背景音乐播放——过得太清苦似乎又没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当一条咸鱼

毕业啦!

终于还是熬到了毕业这一天,要说为什么是「熬」,因为学校里有事的时候学校和家里两头赶实在太折磨人了——来回六小时,足够在车上补完整部番或者看完一本书,又或者可以在车上睡死过去还不怕坐过站——这样的体验在未来其实不多见,坐不到座位,又或者是不长的时间又要换乘,刚入睡就要醒过来。

毕业的时候其实还是对学校的很多东西比较无感的,原因大概是一个从期待到幻灭的过程饱含了太多心酸,甚至在高三到大四的博客中都能看出,如果要说什么东西最舍不得的话,可能是:水晶锅(已经没有了),招待餐厅(已经木有了),麻辣拌,东北饺子馆,芒果酸奶奶昔……

继续阅读毕业啦!

掉粉宣言

今天觉得很痛苦,于是喝了很多酒,大概正应了「借酒浇愁愁更愁」吧。其实我既不急着当网红,也不急着相亲,更不是什么大神,谈不上女神,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罢了。

痛苦的根源在于——繁华热闹的另一面,就是来自灵魂的深深地孤独感。

同学只是一时好心,对于我的择偶标准也没有全面概括,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不是外貌协会也不喜欢外貌协会。这几天接触到很有意思的一些人工作了好几年然后比我厉害——比我厉害的自然是千千万,但是实际上「很多人的努力根本不用拼天赋」,作为一个不努力致死的懒癌晚期,之所以定下标准的原因也就在于——如果你连我的努力程度都谈不上,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更何况我很难喜欢一个人,反而让我更加痛苦了起来——我仿佛又回忆起了花了很多年去喜欢一个人而最终悲剧了的故事。

我理想中的人设就像是我小说里的男主:带点小聪明有时又很呆,有点孩子气却总能在关键时刻承担起责任,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而不断努力着的非常温柔的人。——当然,这种人只存在于二次元。

恰巧仿佛前男友就是这样的人,无比接近,其中我花了许多年——各位不觉得仅仅凭借知乎的照片和他人的只言片语太过随意了吗?

当然,似乎也不会再有许多年可以花,世界有好多烦躁的事情,而于我而言,求知欲和好奇心比其他都更为重要,即使前路孤寂,我也不愿将就。

——一个编程爱好者的碎碎念

旅行者日记 in Beijing(Day 4)

Just Go Back! ——毕业旅行,第四天。

从友谊入门到友尽

昨天说到累死了回家,大家纷纷洗洗准备开始友尽游戏,在此之前,先学习了一波「德国心脏病」这个丧心病狂的游戏,作为一个热爱和平的少年全程挂机,再玩了两盘 UNO,之后,大家纷纷表示累的不行,准备洗洗睡,于是成功在上瘾前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并没有为第二天做规划——毕竟对于我们而言,计划实在赶不上变化。
继续阅读旅行者日记 in Beijing(Day 4)

旅行者日记 in Beijing(Day 3)

Sleep or Game?——毕业旅行,第三天。

UNO 友尽牌

昨天写到我们玩 UNO,于是乎,20 盘下来,果断友尽了不少人——据说,在我下游的玩家,永远会加到根本停不下来——比如栗子两次 +16,爽的不行,其中一次竟然还被翻盘了。

二十盘结束之后,我们决定休息一会儿,觉得自己也是去不了长城了,干脆通宵看日出吧,谁知道眯了一会儿集体昏迷到了上午十点,连看日出都取消了。

于是匆匆去觅食。
继续阅读旅行者日记 in Beijing(Day 3)

旅行者日记 in Beijing(Day 2)

Trip or Meal?——毕业旅行,第二天。

晨间意外

早晨大家都醒的很早,我最后一个醒,心中却有一种迷之自信,生物钟似乎提醒我还没到预定的时间,于是我翻了个身,继续躺尸,直到接近时间,看了一眼手机——果然差不多,还提前了。

尽管大家醒的都很早,结果由于破门依旧处于打不开的状态,我们紧急叫来了修门的,大家还是不得不放弃了一部分的行程,我也在屋子里提交完了最近的代码。

——顺便为了表达自己困得不想挪窝,又在床上滚了两圈。
继续阅读旅行者日记 in Beijing(Day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