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能寐

周五开始做毕设,闭关的效率特别高,仿佛把自己关进了小黑屋,一心只要写代码。

中间当然免不了吃吃吃——嗯,而且,非常的烧钱,吃完了中饭就想着吃下午的点心,下午的点心吃完就开始想着晚饭吃什么——唔,这么说来,幸亏外卖小哥送的慢,否则我能吃掉一个亿!

成功的写完了爬虫部分的第一版,简单的来说是能爬了,把所有数据都爬了下来,期间打了不少补丁,于是代码如同翔一般让人悲伤。

当然成功的 Pass 了测试……嗯。之后有空再补,于是接下来进入了融合阶段,成功的睡不着觉,于是有了今天的这篇文章。

当然,另一件事情是因为马桶堵了,没有马桶塞……于是非常郁闷……郁闷……和惆怅。

周六报道完,早上六点起床,非常疲惫,现在却完全不困,或者说困,头脑却清醒的不想睡……真是太可怕了。

新年新忙碌

这周都处于非常忙的状态,Weex 从零到一,然后拼命赶稿,估计下周还是这个状态,综述勉强有些进度,总体成效不大,时间还是挺赶的。

之后还要写后端,想想还是有点小紧张。

副业依旧在研究怎么说话和怎么写作两项,当然,更严格意义的来说,是研究爽文为什么让人读的爽,而为什么严肃文学越来越不被人所接受(阅读),怎么样说话不让人觉得你很欠。

最近也依旧发生了不少事情,但情人节快到了,爽的留着过节,不爽的不行就分。

本来周末的话应该把一些事情给做了,但是这里突然出了一些意外,之后要去接栗子,这篇文章只能草草收尾。

另外最近男票突然变乖了!重点表扬!结束!

独居生活

从周二开始一个人住,在此之前已经酝酿已久,做好了各种战略部署,嗯,总之还是很爽的,终于逃离了噩梦的生存环境,也不用三代同堂撕逼了,也能好好睡一觉,一觉睡到 12 点,也不会因为我晚期影响其他人的家务作息。

当然,自己一个人住的话,很多闲碎的家务就要自己做起来了,当然,为了享受自由的空气付出的一点微小代价,偶尔做家务调剂一下感觉反而有助于清空疲劳值,晚上也能睡个好觉。

继续阅读独居生活

好久不见。

好久没写算法了,导致脑子都不太好使,感觉自己越来越蠢了,大有智商下降的趋势(好啦虽然本来就不怎么高),于是开始重新复习起来,正好看到有人说到普林斯顿的算法课,于是决定尝试一下真正的高等教育——反正大学上课的时候基本都是睡过去的……

于是简单的复习了一下 Java,虽然还是用不太惯,然后开始跟课刷算法。
继续阅读好久不见。

病来如山倒

这两周的身体一直不好,导致了好多东西不停的跳票,当然实际上这个问题从十一月上旬开始就不太好了,当时我还很干脆的把生日前一天应该发的稿子给跳票了(后来干脆就把稿子给删了)。大致来复述一下两周的悲惨生活,所幸现在牙不疼了,感冒大致也要好了吧(感冒发烧咳嗽已经进入咳嗽阶段,估计是快了)。

拔智齿这回事,大二经历过一回,怂,巧的是,当时也在工作,直接停了一周工,所幸是个老牙医拔得,似乎也还算可以,不过当时麻药打了依旧剧痛,穿防伤害让人难忘——缝了一根线,医生还顺便问我要不要把牙带回去。

继续阅读病来如山倒

历史中的女性

这周终于把《宋美龄大传》看完了,在看纪录片《世纪宋美龄》之前,其实我对于宋氏三姐妹的概念仅限于宋庆龄以及四大家族的定义。

在此之前我也看过一些人物传记,但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全看完,记得印象最深的是在看林语堂写的《武则天正传》的时候越看越气,最终弃坑。

我始终觉得历史对女性还是有失公平,往往会觉得女子干政误国,女子干政本身就是政治衰弱走偏的表现云云,实际上,无论是武则天还是宋美龄,尽管他们都有缺点,但在那个时代站出来的女性,都是非常了不起的。

继续阅读历史中的女性

警惕童年缺失

今天在轻轨上看到上来了一家人,孩子哭着喊着想要妈妈给他买十块钱的贴纸,母亲以十元钱够一些小朋友的一顿饭之类的理由拒绝了小朋友……突然想到了自己小时候似乎也有类似的经历,触景生情,不小心就哭了出来。

如果卖贴纸的就在旁边,我可能会自己掏钱给小朋友买这份贴纸,然后告诉他合理的请求和胡闹的区别和界限,告诉家长应该怎么样去更好的说服孩子。

然而距离卖贴纸的人可能已经有了很远的距离,我只能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家长自然不知道,很多时候,他们觉得小孩子心性,过段时间就过去了,可能一辈子都过不去,成了童年的一个遗憾,也会对之后的人生造成很大的影响。

继续阅读警惕童年缺失

天将降大任

这周四的时候有幸听到陈皓老师分享了一些他过去的个人经历,也向我们提出了几个问题,也让我重新思考了一下许许多多的事情。

不后悔

陈皓老师讲了自己跳出了自己的舒适圈,做出了去冒险的打算以及之后一系列决策,然后问了我们:有没有做过什么不后悔的事情?

在很久以前,我相信我的字典里是没有「后悔」两个字的,然而年纪大了,偶尔回想过去,会觉得当初年少轻狂确实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也就那么一两件,不会很多,在人生决策上,时至今日,我依旧不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
继续阅读天将降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