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生活

生活大抵如此,憋气长行。忍过了,就是生;憋不住,就是死。

此刻,苏长河,十八岁,在医院里写下这一段意味并不长远的话。

几个月前,为了庆祝成年,苏家三口人本想开车去郊外,没想到却出了意外,留他一个人,空空荡荡。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当日的场景,之后却是一片空白,甚至于原本的未来,也被击打的粉碎。

十八岁,一个年少张狂的年纪,却开始了他自己的多愁善感。
继续阅读你好,生活

第一场雪

插图 691

相遇,是最美的奇迹。

隆冬,下着大雪,一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显得格外显眼——一件薄薄的长袖,一条长裤,运动鞋,没有打伞,略显单薄的着装显得更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约莫一米七,十七八岁的样子,该不会是个孤儿,被工地的包工头赶了出来吧?但瘦弱的身躯,仿佛又试图说明,这样的一个人,连搬砖都不太可能。

然后,突然雪停了,可是雪却仍未散尽,依旧飘扬在空气中,只是,落不到他的头上了。他抬头看了看,并不是雪停了,而是一把伞。

继续阅读第一场雪

面具-心愿

插图 682

当我带上面具,我便不再是我;可当我摘下面具,我依然不是我。

圣诞节前夜,六岁的露切手握着蜡笔,在纸上写下一些扭曲的文字,只会写一些简单文字的她似乎写的格外艰辛。写完之后,挂在圣诞树上,咧嘴笑着,她闭上了眼,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着什么。大概沉默了数秒之后,就继续趴在桌前翻着故事书。

继续阅读面具-心愿

骑士之歌

插图 658

如果我早点发现自己的心意,是否故事就会因此而改写?——我不知道。

魔界一豪宅中,白星钻王泡了一杯咖啡,静静的跟老友讲着些什么……

“说起来,我想起来了一个故事,那是个分外悲伤的故事……不知道你可否有雅兴听下去?”

对方并没有回应,仿佛是默认了一般静静的聆听着。

继续阅读骑士之歌

我的王国

插图 655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王国,你心中的王国到底是怎么样的呢?结果是否如你所愿?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荒芜之中,耳边阵阵回响的是浪涛拍岸之声——看来是个荒凉的小岛啊。天空中漂浮着一个人,或者应该说是神吧,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应该也就是那个意思吧,莫非我死了吗?他仿佛看透了我想说什么,淡淡的答道:不,没有,这不是死后的天堂,我只是想让你在此建立起一个属于你的王国的,而且,我可以赐予你一件物品来助你更好的活下去——好好考虑吧。

继续阅读我的王国

我想要的大学生活

插图 643

我想要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我的追求是什么,我曾经的理想是什么,这一切的答案,我都曾经拥有……

进了大学,按照传统的思路:哇,解脱了吧,不管你是不是这么觉得,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人不翘课枉少年,作为该理论的忠实实践者,时而翘课时而上课睡觉,总之,一直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迷离状态。也想过,找个女朋友,谈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恋爱,然后说:我们不适合,但那终究只是幻想罢了,我只是一个打着网游毫无追求的宅男,不参加任何活动,不进行学习的蜇居族罢了。

继续阅读我想要的大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