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特別紀念

属于302的六天——特别篇

插图 196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那一时刻,那一群人,那一些事,那一段情……不必相信永远,只要有回忆存在,就这样好了。

——Sky 2011年11月27日

这是特记,真正的特记,为什么要分开来,一是因为实在文章太长了,二是因为,这实在太过特殊,比军训,特殊太多了。


插图 197

神不信眼泪

302寝室中,眼泪是少不了的,平均每天一次,但是,意义却是截然不同的……不必嘴硬的说你没有哭,你和我,和他们,都见证了这一切,却不用嘲笑,因为,我们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

岚是最先哭的吧,因为作为一个本学期刚刚进入的少年,组不到队,或者说,她想要加入的那个已经人满了,所以忍不住眼泪了……之后虽然要她加入其他队,但也不愿。

其实,谁都没有错,人满本身就是不行了,但是,也不能完全说她小孩子气,这个世界本没有谁对谁错的绝对概念……

也许,毕竟大家都是女孩子吧……太过敏感了。

之后,童哭了,我以为是因为那天做作业的时候时间很赶,加之我们问的大家都亚历山大了,所以当时奥丁都发火了……(事实上每次我都很怕她发火……),童本身做作业的时候一直都很焦虑,很会否定自己的价值,结果才知道,是她的两个朋友的问题,作为劝架者,反倒成为最倒霉的受害人,其实换做是我,我也会哭的,两个朋友如此的不理解自己,这种人,竟然自己瞎了眼会去交……但毕竟是自己的选择,自己选择了当他们的朋友……要么,否定自己的价值,要么,就在矛盾中生存吧。

我讨厌这种选择题……幸亏我的朋友都很理解我,如果两个朋友中,必须选一个,我会选择逃离这个世界的。

之后是朱晓姣,说实在的,这次,依旧不知道是谁对谁错,我们忽略了她,她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剥夺了……也许你应该说是其他那群吃她那碗的女生不对,也许你应该说是老四自以为是的要吃炒面还以为那碗汤面是自己的不对,也许要怪其他人,但毕竟,没有一个人是正确的……我们都有错,却都做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的话,原因依旧是那个,我很傻的,蔡说,别人都是推卸责任,你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但,我只是希望朋友不受到任何伤害,尤其是我给她们的伤害,仅此而已。

吴雨,来串个门都会悲剧的话,我确实会觉得我们这里风水是否正常……其实,我们也许真的不该让所谓的“302全部爬窗”和“等全部人进来就给你开门”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对不起。

奥丁很坚强,但也更是脆弱,发火只是为了掩盖她内心的脆弱而已……我知道的,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理解……

神不相信眼泪,哭过之后,依旧如此。

插图 198

友谊伪命题

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友谊这个命题吧……

我们都不懂,友谊究竟是什么,也不会有人懂……这个名词,从很久以前诞生以来,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完整的定义……因人而异,就是这样。

每个人的泪水,洒在一个共同的地方。

所谓飞翔,却不希望独自翱翔。

我知道我对某些东西太过执着,放不开。我不会为自己哭泣,无论伤的多么深,却因为把朋友怎么怎么了,就伤心好久,只是因为,一切的根源都是我,所谓负罪感就是如此。

不要怪我某一天中午一直不在,因为在和朱晓姣谈论这个伪命题。

她和我一样都是理想主义,但我比她更看不清楚某些事情,却比她更清楚另外一些事情……

我们共同讨厌着一些人,比如SQ,刚开始我确实以为只是我的问题,结果才发现,原来并非我一个人这样认为,后来,更是发现,晓蕾也是这样觉得的,沉默,我们将彼此的厌恶之情藏得太深,如果不是这样,也许真的看不到,一直都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讨厌着共同的一个人。

男生和女生,也许真的是有纯友谊的,至少朱晓姣能很好的证明这个理论……很纯净。却是很多女生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因为不属于同一个位面,我们都看不懂彼此。

老蔡说,是什么样的人,就交什么样的朋友,被我奉为教条。我相信我至今为止都没有选错朋友,那些人,值得我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却只是希望他们不要让我矛盾,至少不要互相吵架——就好像七班和二班。直到学农,我才明白,原来所谓朋友,也许不是要一直和她在一起很开心,陪她一起笑,还要分担她的痛苦;不必每时每刻都和她在一起,只要在她需要你的时候出现;不必强求她和你一起,只要看到她快乐,就可以了。我没有感觉……但却有那么多缺乏安全感的人,虽然还不是很了解,什么才是安全感,也许是因为女生特有的敏感和小心眼,才让自己深陷泥潭,其实,朋友不就是这样么?

我相信在302,能出现未来的我的死党,就好像我和狗张,我和小白那样的……

即使你们不相信……

我并不傻,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值得我付出很多的,朋友,宁缺毋滥。

插图 199

如果能永恒

最后一天,势必伤感,却因为一句句现实的话弄得更加伤感了。

不必争辨,也许社会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么残酷,过了这几天,我们依旧是我们,依旧回到了自己的组织。不可能为几天的相处多出任何情感。

蔡说的,很有针对性,就好像在说她和奥丁,却是那么的残酷。

正如前文,我们把情感压抑的太深了……讨厌,或者是不讨厌,一般人看不出来,只有自己最为清楚。

也许因为这样,有人落泪了,我们真的过了梦一样的六天么?之后,不留痕迹的离开彼此的心么?

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自己不会忘了,这样就好了,即使你们忘记了。

即使你们忘记了,但在记忆深处,在那个六天,你们,属于302……

不必与现实主义者争辩,我这个理想主义者,永远陶醉在自己的生活中。这就是人和人之间,无法跨过的鸿沟,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不尽相同所造成的差异。

真的不必去争辩,大家都累了,在这个复杂的世界寻求安宁。

鸟怡问,我还和狗张联系么,我说当然,她上QQ就聊天。却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差异逐渐明显,但我们依旧是长期的死党……不必说永远。

插图 200

第N次写她

又一次因为惹奥丁生气而哭了,蔡知道原因后问我:四人帮和她,哪个更重要。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正如小白和狗张之中选择一个,我也难以做出抉择。

不知道从何时起,也许是不断的聊天之后,才发现,那样的一个和我截然不同的家伙,也开始成为高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自嘲,果然很白痴。

但不得不承认她有着很多优点,却更是一个脆弱的家伙——和我的脆弱不同。

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如果说我和其他人还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我们就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存在——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家庭、性格、处事……无一相同。

也许只是同情,也许只是想要拯救,也许是其他的情感,却毕竟已经是朋友了,我讨厌因前面列举的那些而相遇的人,所以我相信不是因为前面那些理由,却不知道,有什么合适的定义——至少,除了狗张,似乎却是没有人能让我下一个合适的定义,谁知道我和小白、小猫和许许多多如今的朋友是因为什么而最初相遇,最后成为朋友甚至死党的。

很少有人能理解她,因为她很少告诉别人所谓的理由。脾气不好,真的不是她的错……却没有人明白。

我想,也许是因为脾气,才让她很少有朋友吧……我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少个真心对她的朋友,至少她妹不是。

我想要介入,却挤不进来,对此感到自责的一点就是没有早一点认识她,也许当初认识,也就不会让她越陷越深了,我相信她也不想和她妹纠缠,但毕竟,能让她看起来不是一个人,仅此而已吧。

我也不知道她和多少人说过她的家庭,也许说了,很多人都能理解她,但却带着一点同情的意味,我相信,她不想这样,毕竟,是一个爱面子的家伙,还是女人。

她说当毕业之后,老是会忘记她,很多人都会忘记她,但至少我不会。很多事情,我想忘都忘不掉,这不是谎言。

只好说,请让我帮助你。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