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の領域

又一个坑爹的神站 大人說:要清爽 要低調

0%

喷子逻辑学

好久没有在网络上和喷子们斗智斗勇了,一来是年纪大了,没那么多精力,二来是我的观点越来越趋于中立,很多时候也不愿意说太大实话去伤害一些人的感情,基本上都在散播爱和正义,煲着香浓鸡汤。

互联网也就是那么回事,十年前有喷子,十年后依旧有——他们会无视一切条件,逮住一点他们看着不爽的地方往死里喷,但是你解释什么,哦解释就是掩饰,嘤嘤嘤我不听我不听,仿佛伤害到了他们高贵的感情,当然,你可以不服,我也很喜欢意见交换和思维碰撞,但这不代表你可以不读完我的文章就开始喷。

有人说,你这个HR啊,怨气太重,有这点时间指手画脚不如多读书——哦,多读书,真是不好意思,读书是我的信条,恰巧我是一条书虫,而且不读网文。

有人说,你这个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呢?不接受你又讲不出道理,你可以不采纳嘛,论点抛完了该讲论据了,你反倒讲不出一个字来了?况且我反复强调的互联网、程序员,视而不见?

更搞笑的是有人说用Mac用出了优越感,Office不装还好意思出来混——可是我要Office干嘛?买了使用频率不大不是浪费吗?如果你说为什么不装盗版——我无话可说。

好在这些年读的书越来越多,内心也越来越淡泊平静,换作四五年前,早就大脑充血:干!

不过有的时候看着自己用心的文字不是无人问津,而是被人糟蹋,还是得回喷两句,毕竟对于每一个写手而言,文字可能真的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也依旧相信,文字不骗人,一片赤诚,无愧于心。

煲着鸡汤的时候,我觉得有些惭愧,不能把现实的残酷告知于人,尽管他们觉得受用,只有我知道,世界不全是这样。

直面现实的时候,我以为我说了实话,却没想到,更多的人不能接受,他们开始叫嚣:一派胡言。

我什么都能写,什么都敢写,只是——这是由我决定的。

最后,跟喷子们说一句:你们用过的手法,是我初中用过的,也是现在我最不喜欢用的手法,现在如果要我喷,我一定会逮住一个又一个的逻辑漏洞——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