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實時吐槽

心中的善

最近学校在多事之秋,从性侵到捅人,加之中间的校园好声音的举办,大概每周都在头条徘徊。

本身就是大新闻一条,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更引发我思考的其实是事件发生后,我们的所作所为——一群人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媒体撕了起来,忙的不亦乐乎,却忘了关注伤者本身。

人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对“这个学校究竟好不好”,“这个学校的人究竟好不好之前”,似乎应该先谈些别的——这个受伤的女生怎么样了。

我们只是看客,是的,什么都做不了——自然没有人敢于给那位女生挡道,能做的,最多只是报个警,播打一个120。

但是在出事之后,我们是否能报以最低限度的人文情怀,去关心事情本身——一者忙着开黑,一者忙着洗地。

自然,有很多同学说,我们不是洗地,是他们先动的手——想想,这话是不是似曾相识?在我们小学时候,似乎经常会说这样的话,来保证自己的程序正义,然而,老师往往会说:一个巴掌拍不响。

仔细看,你会发现除了一些故意抹黑的人,更多的人是在指责,我们似乎在有意或者无意的偏离事件本身:

当事人是外面刚进来的,大学本身还是好的,我爱这所大学…仿佛一个轻轻的转发,就能让大学更加凝聚,让世人看到一个好学校,一个心系母校,心怀感恩的好学生。

然而更多看客,他们所关心的,似乎并不在这里吧?你们可以看到,更多的人对这种急于转移,撇清关系感到反感和不适——他们的好与差,其实在于,一个学校,是否有了足够的人文情怀,而针对个体,大家都知道,肇事者即是恶。

昨天又看到另一个帖子,大致是答主黑了城乡结合部的审美,顺便说这只是开个玩笑——其中一些照片,实则只能体现中国的贫富差距,一如嘲笑穷人:“何不食肉糜?”而在很多人指责了之后,也有一些人站了出来,说你们怎么那么敏感,这么玻璃心,更多的是答主的回复:开个玩笑而已,却不见改答案的样子——有的玩笑不能随便开。

然后今天看了一下个人介绍,好家伙,某985高材生,我自是不敢多言了。

我一直说自己是无宗教信仰的有神论者,对于基督教并不感冒,但是却很喜欢人来到世上是来赎罪的说法,似乎这样能对这个世界更虔诚。

我依旧执着的认为教育的意义是育人,因此我很感谢我的老师们,尤其是初中的老师,他们永远把善良和正直排在了成绩前面,成为我的信条——从小学到高中,没有老师对我说过:你什么都别管,成绩好就行;也没有因为成绩好所得到什么特权。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对着学校评头论足一番,过激的扩大议论范围,乃是小恶;而出事以后进行祈福和反思,乃是小善。

不管怎么样,言语其实是无力的,一篇普通人的普通文章改变不了任何人,只能聊以自省。顺便来说说正确的洗地姿势:你看,我很好。

“心中的善”上的2条回复

如果你抱着事后大家应该更多去关注这个人的话,那你可以去稍微追踪一下以前的类似报道。在网络上没人会在乎一个人陌生人的附加感受。或者说即使在乎了,又能怎样?不讨论就能帮她减少痛苦?他们最多只是克制。而且就是应该这样才算正常的,关心自己的,永远是身边最亲的人。

可以在乎别人,但是不要过多在乎别人的讨论,不管是讨论你或是其他人。每个人能最终决定自己的,还是你自己,即使环境再怎样,它尽可能也只是附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