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是原罪吗

很久都没有更新空领了,主要还是比较忙,忙着工作啊忙着打游戏啊之类的,总之就是没干什么太正经的事情,我也就懒得写一些流水账式的日记,来感叹——塞尔达真好玩。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总忍不住想要吐槽几句。

最近整个互联网行业整天也依旧在撕逼和被撕逼之间争论不休,比如 deno,比如腾讯头条,比如前端又出新东西了……

合乎礼仪

「知礼节」,作为经历一个九年义务制(素质)教育的人,应该知道对外要知道一点基本的礼貌,开玩笑,可以,首先别人要觉得这是个玩笑;其次,玩笑不要开的太过。

又比如说,当我们说到「对不起」的时候,对方总是适时的说「没事」,这真的代表对方一点都没收到影响吗?不,只是一种社交上的礼貌而已,大致意思是,没有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我是一个比较守序的人,虽然理论上我总是说自己是混沌中立的,我自然希望更多的 Chinese 能够在国际上占有发言权,但是,并不是这样用的,尤其是当那些滥用 issues 的人被扒个精光,被 DDOS;当时人在社交网络上表示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这已经变成了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内战。

鄙视链

在这场内战里,自然少不了地图炮,实际上,即使没有这场内战,地图炮也无时无刻不存在。过去大家并没有把前端算在工程师里面,机器学习也没有这么火热,鄙视链最底层的还是 PHP。

现在前端逐渐有了一整个完整的生态,大家开始鄙视起前端来了,正好机器学习、区块链火了,(系统研究)机器学习对数学功底有一定要求,于是,机器学习成了鄙视链最上层,笑看底层的切图仔们:彼可取而代之。

当然,根据二八定律,每一个行业里出色的只有那 20% 的人,我却发现大多数时候,是 80% 的人在引发战争,他们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仿佛只有自己在学的才是宇宙间的真理。

这个地图炮可以扩充至整个行业,整个语言体系。仿佛对于他们而言,准入门槛低就是一个原罪。

但是,你要真让他说出什么所以然来,他可能并说不出来,只能说出一些整天开炮的泛泛之谈,并没有什么对这个语言的深入理解。他甚至不知道,语言是一个工具,所谓工具的意义,也就是「锤子」「斧头」「扳手」的差别,你要把它们都当铁块用,那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反正都是能用的,但他们各有擅长的地方,忽略了这一点,一味的冲锋陷阵,然后说语言有问题——这个语言是为了一个环境而生,在茁壮成长的,而不是为了你而生的——「Talk is cheap」。

当一个体系刚刚开始成长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嘲笑,你现在在学的都是我们十几二十年前玩剩下的,就好像一个工作十多年的长辈在批评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孩子,充满了优越感。

仿佛一个圈子的人对另一个圈子的人为耻,但这个圈子的范围太大,似乎是一整个行业。

菜鸟的成长

有的时候,有些(实际上并不知道技术高不高的)「高人」会特别讨厌菜鸟的提问,仿佛这些提问污了他们的眼,实际上,只要是一个标准的,有输入输出的复现方法的提问,我觉得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没有人是全知全能的,更没有人出身就是一方霸主。

行业

机器学习和区块链,在鼓吹他们会改变一个时代。是的,他们会带来改变,但这似乎并不是鄙视传统码农的理由,实际上,带来改变的是他们所从事行业的那 20% 甚至更少的精英,而不一定是他们自己。

另外,难道传统开发者就真的对于这个世界毫无贡献了吗?不见得。

浮躁

很多人觉得累了,因为每天都会有新的库,新的技术出炉,仿佛永远是追不完的。我曾经也这么觉得,还有这么多东西要学——然而现在我却都不急着学了。因为始终,应该是人使用技术,而不是技术去驱使人。更何况,万变不离其宗。

最后

无论是「XX」开发,请记住,大家对外的身份只是同样的「程序猿」而已,不分高低贵贱,大部分嗷嗷直叫的都是朝着薪资看齐的,如果可以,不要忘了最初那个选择了编程的单纯的自己。

发布者

敖天羽

(* ̄︶ ̄)y请叫我小天大人,不要听我基友胡闹~ 渣浪微博:http://weibo.com/dreamit

《菜是原罪吗》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