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の領域

又一个坑爹的神站 大人說:要清爽 要低調

0%

From 2020 to 2021

又到了一年快要结束的时间了,趁着 2020 没过,赶紧写一下年度总结吧,还是老规矩,程序员的人生和技术是分不开的,但是追求 WLB 的人的世界不仅仅有技术——还是得分成技术和生活两个模块来说。

工作

大家都知道了,我又又又又跳槽了,从 LeetCode 跳到了 B 站——想当年我也曾经立过一个 Flag:为爱发电?不可能的。——真香。在 LeetCode 工作的后期,感受到了很多和自己职业生涯规划上的和自己技术理念上的冲突,当然也包括了一些管理模式上的不适,因此当时还是比较果断的选择了离开的,不过这也同时让我体会到了一些敏捷开发的雷区、看待技术的角度之类的。当然,如果还有机会,我可能真的就不会考虑小公司了,比身体更累的还是心。

找 B 站工作的时候其实很快,当时前两天约了面试,之后面完,一天电话 Offer,一天邮件 Offer,然后我下午就提了离职;离职当天也是拖着行李箱,说走就走的旅行,还催着 HR 帮忙开一下离职证明,不然赶不上出去玩的飞机,属实任性。

B 站的生活目前来看还是比较愉快的,反正面试的时候我就老老实实说我是抵制加班文化和奋斗逼的,如果想让我 996 那不可能,我做完到点就跑路。当然,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机会与平台,在两家公司的失败经验让我告诉我:写代码救不了业务,人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我也一直在寻找一个 Manage 的机会,而 B 站正好可以让我去尝试,属于一拍即合。

就目前来看,头上还是挺凉快的(今天也掉了一点头发呢),虽然说这样代码写的更少了,但是我相信对于整个团队来说,这应该是有意义的,毕竟一个人再怎么能干,也不可能有时间去解决所有问题,只有带动了整个团队成长,才是真的能干。我认为工作的意义在于你做的事情有没有价值,而自己能创作的价值是有限的,能带动更多的人创造价值的话,才是一个无限的增长。

然后就变成经常在群里不见人影,只有在面试完吐槽两句的模式了,不得不说,面试别人的时候槽点还是很多的,每次我在写面试评价前都要先偷偷跟老板吐槽一番,尤其是在招聘「全栈」的时候。

B 站的日子还是挺愉快的,公司有投篮机可以投篮,活动也比较丰富;甚至还帮我妈抢了李若彤的亲笔签名,努力了,爱过!

至于一些团队上的经验教训和实践,目前还在磨合中,希望未来能够打磨出一个适合我们的模型和体系化的结论。

生活

今年正式爱上了玩模型!这性价比手办高多了!试问手办能自己劳动几个小时吗!价格能低至两三百吗!模型让我的周末丰富了起来!没错!

不过转折一下的是,上半年由于压力比较大,导致直接 BOOM 了一次,在医院里躺了一晚上,这也是离职原因之一,由于可能是疲劳的挤压(因为当时每天学日语学到 12 点),所以我妈决定不让我学了,删号跑路,后来果然确实没有坚持下去,我有罪 QuQ。

今年也给自己增添了一些设备,文石 Note3 的质量并没有想象中的差,除了稍微贵了点以外总体还是不错的,是一本很适合的电子书,而且比较轻,适合上下班携带,还能用来写写草稿。

戴森吹风机是人间最棒!不多说!

还有一点是——恭喜脱单!不过对象总是自闭是个问题。(不过你拼模型的时候也很自闭啊!)基本把同城活成了异地 + 网恋,快要变成柏拉图了。

技术

工作仿佛和技术是分不开的,但是工作越来越杂之后,可能还得单独说说,实际上现在想的问题大部分都不是又出了什么新技术,要不要跟进;而是,出了这个新技术对我的业务有啥用吗,有什么价值吗?在更多的时候在想怎么样去实践,能够帮助团队解决一些问题,而不是动手写代码。

当然很有意思的是,在快离职的时候工作交接太闲,所以闲到只能给开源项目贡献代码,也是一个很有趣的梗了。

当然你以为博客不怎么更新是因为研究的少了吗——不,只是因为懒(等等还有怕被喷太菜)。

2021……

老样子,一年两次演讲快成自己给自己的 KPI 了,今年差点就不达标了,救救孩子。我认为分享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不仅是讲给别人听,还是自己的一次很好的梳理的机会,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不擅长表达的人来说,也是一次练胆大会。

然后,可能是管理见习生在努力一把,先晋升一下!然后希望咱们团队能够招到更多的小伙伴,团队规模能扩大一倍吧(但是别一口气来啊,带不过来了!)。希望能够总结出一个适合团队的模型和一个管理模式、技术方案,可以从方方面面带领团队更好的成长。

顺便,明天 FGO 就要抽杨贵妃了!能不能出货!接下来一年能不能出货!——来自阿 B 精神股东的呐喊。

瘦……瘦下来……(放弃吧不可能了)。

那么跟去年和前年一样,再来一个邀请:说说2020年对po主的印象吧。(不认识我的就不用特地告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