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の領域

又一个坑爹的神站 大人說:要清爽 要低調

0%

冲突、矛盾与利益——苍穹的法芙娜

很久没更新了,还是老话,最近能写的东西有很多,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该写什么,然而最近无职转生被冲,女拳下场之后变得越来越乱,所以决定结合苍穹的法芙娜来说说这个话题。

先来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一部动画,龙宫岛是人类最后的乐土,而第一部的前半部分一直在和异界体进行战斗,属于标准热血机战番,只是有点扎心的是主角团死的有点多,从无印后半段到之后的剧场版和几季开始深化,整个番的人类越来越清晰的有着越来越清晰的划分:「沟通派」——龙宫岛、世界语,为了自保而战斗,渴望和平对话,找到人与异界体的平衡点;「纯血派」——人类军,为了彻底捍卫人类的利益希望消灭所有异界体和具有异界体基因的人类;「投降派」——因为畏惧而向异界体投降的人类。

沟通的一派认为异界体也只是一种由硅元素组成的生命体,他们选择教会异界体很多东西,到了第三部也可以看到,异界体已经越来越像「人类」了。

而剧中的很多悲剧其实是由纯血派造成的,它们教会了异界体憎恨,甚至对人类友好的核因为人类的欲望和杀戮,最终学会了愤怒和憎恶,成为了第二、第三部的 Boss。

对于人类来说,异界体本身是外来物,甚至可以说,异界体和人类身上互相背负着彼此阵营的许多条生命,从这种角度来看,纯血派的驱逐异类的做法似乎才有道理——外来客占领了地球的绝大部分地区,甚至会读心,会同化,拥有人类难以企及的战斗力。而人类在使用法芙娜的战斗中伴随着大量的牺牲。

真壁红音教给了他们最初的感情,被异界体称为「第一个理解他们的人类」,而也有乐于保护人类,愿意与人类共生的异界体的核(岛核、世界树),这些都是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乐园,尽管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他们最终做到了。

因此第二部的角色,其实是死在了人类自己的内斗上,人与人之间反而更加无法相互理解,于是真矢(真男主牛逼)最终选择了开枪,变成了第三部那个感情更加淡漠的样子。

可以说,这是人所造成,而不是异界体所造成的悲剧。

想想现在我们在聊的女权,是不是也是相同的话题,部分既得利益者(异界体)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与力量,而原本(从原始母系社会来看)的统治者希望对于这些人赶尽杀绝,加上一派希望通过呼吁和沟通得到最终平衡的温和派。更是一种人和人的「战争」。

我们为什么认为田园女权在搞女性的特权化,因为他们本质是纯血派,只是希望位置互换罢了,然而纯血派的大有人在,甚至说明明大家最终追求的是和平,但是却连同类都会残杀——「因为他们的基因不纯」。

而激进的异界体派别也一样,既然我们现在已经这么强了,为什么不干脆统治整个地球呢?他们选择了封闭自己,选择了用现行的力量去对抗。

而这两派本质上没有区别,他们都拒绝了沟通,把对方视为了纯粹的恶,甚至逼迫温和派站队——要么选择人类军,要么与人类军为敌。

把大规模的牺牲作为先决条件,肃清内外的异样的声音,最终达到了「要和对面一样」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的决定,同时也和对面一样造出了很多名词:「帼蝻」「婚驴」;作为「坦克」「婊子」的对标产物。

我仍然记得龙宫岛对着人类军所说的:「你们这样和异界体有什么区别」;而更讽刺的是,这一场战斗的最后,是异界体救了龙宫岛。两种纯粹的主战派的本质又有什么区别呢。

甚至他们指着我的脑袋,逼迫我选择一个队伍来站,我还是选择了中立,选择了温和派的沟通的道路——你不可能和绝对的纯血派讲道理,但是你可以去影响那些虽然暂时站在纯血派,却隐约觉得似乎不对的人,为他们介绍还有这样一条新的道路,这也就是第三季阵营变多了,龙宫岛以外的沟通者变多了的原因。

我仍然乐观的认为,人与人、人与社会的理解应该建立在沟通、信任和尊重之上,否则的话,我们就不应该和轴心国建交,尤其是德国和日本,因为他们手上沾满了无数的鲜血,把战火扩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其实我仍然很难理解,为什么在网上的男女矛盾远比阶级矛盾更尖锐、更混乱,至少我个人认为键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在和平年代,沟通才是最好的手段,如果键盘真的能解决问题,那么川普现在还是国家领导人。

甚至更有趣的是,他们把一些正当争取权益的女性也划为了自己纯血派的阵营,然后说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和做出的贡献——没错,大家都是人类,但是大家的阵营和理念不同,还是不要混为一谈了。

如果双方的纯血派不愿意各退一步,那么这个矛盾被激化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

或许这就是最好也最坏的时代吧。

Love & Peace。